當前位置: > 法治新聞 > 今日話題 >

涉黑組織設局"仙人跳"牟利

2019年12月05日08:57        法幫網      免費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12月4日上午,西安市新城區法院一審公開宣判關某鋒、關某強等34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主犯關某鋒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并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團伙成員也分別獲刑。

酒店內添加“微信美女”  一人被騙一人被搶

2017年冬,吳明(化名)在太白南路一小旅館登記房間后,玩手機時發現有人添加他的微信,看頭像是個美女就通過了,兩人便開始聊天。吳明說,對方向他介紹性服務,他和對方講好價格后,將酒店位置、房間號發了過去。約1個小時后,他接到一名女子的電話讓去接,隨后他到前廳接了一個姑娘,一起回到房間。該女子說先付服務費并說是公司規定,他便通過女子提供的二維碼給對方轉了400元。這時,女子說要讓司機先走,他以為是正常流程就答應了,誰知女子一起出去后再也沒回來,他打電話詢問,卻發現被對方拉黑,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2018年3月,王軍(化名)入住含元路某酒店后,通過微信搜索附近的人,添加了“藍顏知己”開始聊天。聊了約4個小時后,對方說要500元買化妝品,王軍就讓對方來酒店取,發了定位并告訴了房間號。凌晨4時許,一名女子進了他的房間。兩人聊了幾句后,王軍通過微信掃描對方提供的二維碼轉了500元。女子說她有個哥在外邊,隨后就開門進來了兩名男子。

王軍說,進門后,一個穿黑色衣服的男子說:“這么晚了我妹還在你房間,你得給我們補償1500元”。王軍不想給,對方就威脅說“不給就叫人過來弄死他”,女的扇了他兩巴掌,穿黑衣服的男子踹了他一腳。他拿起屋里的凳子想反抗,卻被兩名男子按在床上。這時,那名女子開始翻他的包,拿走了兩個鏡頭和一個墨鏡,隨后3人離開,等他追出去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他趕緊報了警。

案件牽出惡勢力團伙  專門通過“仙人跳”方式謀利

警方調查發現,西安地區曾連續發生多起類似案件。隨著進一步調查,一個涉案30余人的惡勢力團伙逐漸浮出水面,團伙成員先后被抓獲。今年10月18日,新城區法院審理了此案。12月4日,該案進行宣判。

法院經過審理,該惡勢力團伙是以關某鋒、關某強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黑社會性質組織作案模式成熟。作案前,關某鋒、關某強按照打手、“小姐”、司機每三人為一組劃分,“工作室”通過鍵盤手網絡招嫖或者從合作伙伴處獲得被害人信息(接單),發送給就近的作案小組(派單)。各作案小組由打手負責,根據派單信息前往指定酒店,司機負責放風、接應,“小姐”進房收取被害人服務費后會立即通知門外的打手,并配合打手進入房間。打手進入房間后,以保護“小姐”不被虐待、不被拍隱私視頻等借口收取保證金,如遇到不愿意交錢的被害人,則采取毆打、言語威脅等手段強迫被害人支付“保證金”“押金”,隨后以下樓拿避孕套等理由與“小姐”先后離開,與在外接應的司機迅速逃離現場。

自2017年下半年以來,該黑社會性質組織長期在西安主城區的酒店、賓館,針對店內住宿人員,以提供色情服務為誘餌,有組織地、大肆實施搶劫、敲詐勒索、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獲取經濟利益。目前,已經落實70起案件,其中新城區17起、碑林區11起、蓮湖區9起、雁塔區23起、未央區8起、高新區1起、曲江新區1起。該組織已在這一非法行業中形成重要影響,大量被害人因害怕打擊報復而不敢報案。

團伙首腦從拉客“招嫖”起家  還組建了專門的“工作室”

關某鋒于2006年來到西安,剛開始在旅店做服務員。從2007年開始以在西安火車站附近介紹旅客住店、拉客“招嫖”為業,2009年9月曾因涉嫌敲詐勒索被取保候審。

從2010年起,關某鋒在新城區建設巷附近經營旅館并容留婦女賣淫。同年12月,又因容留婦女賣淫被取保候審。在取保候審期間,關某鋒再次在該旅館內容留婦女賣淫被公安機關查處,關某鋒逃跑。之后,關某鋒仍然重操舊業,2015年因帶賣淫女賣淫被治安處罰(暫緩執行)。

2016年,關某鋒與司某某結識,并帶司某某繼續在火車站一帶賣淫。同年年底,關某鋒從同行處了解到可以利用微信、陌陌等網絡聊天軟件,以“招嫖”實行“仙人跳”賺取不法利益,于是開始自己嘗試。起初,關某鋒從“站街女”處取得被害人信息。隨后,為了獲取更多的不法利益,關某鋒嘗試從網絡職業“聊單手”處購買被害人信息。

從2017年6月起,關某鋒先后糾集司某某、蔚甲、周某某、范某等10余人,逐漸形成以其為首的惡勢力犯罪團伙。他們按照打手、“小姐”、司機3人為一組進行劃分,在全市范圍內有組織地以提供有償色情服務為由,多次從事“仙人跳”系列違法犯罪活動。同期,關某強(關某鋒的弟弟)與趙某某等人也從事此類活動。

之后,關某鋒將從事職業網絡聊單的張某杰招募進入組織。2018年4月,關某鋒、張某杰承租了未央區某小區的一套房屋,并購置了作案使用的手機、黑卡、電腦等工具,組建了專門為該組織在網絡上招嫖、派單、轉單、記賬等工作的“工作室”,該工作室由關某強管理。該工作室的成立標志著以關某鋒、關某強為首的惡勢力犯罪集團已經發展成為包括聊單手、打手、“小姐”、司機、收款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

團伙分工明確、管理嚴格  一晚上作案30余起

該黑社會組織由關某鋒發起、創建,并與關某強共同指揮、管理整個組織的活動,兩人在組織中具有絕對的領導權、指揮權,一起被組織成員公認為“老板”,另有11名積極參加者。該組織中,有人專門負責接單、派單、轉單、記賬,有人專門冒充賣淫女(“小姐”),有人為打手(負責放風以及陪“小姐”收取贓款)。

為保證對該組織的有效管理和逃避公安機關打擊,關某鋒、關某強規定成員不能正常“上班”時,必須提前請假;作案時必須使用組織提供的“黑卡”與被害人聯系,使用組織提供的二維碼收款,禁止私自收取被害人錢財。作案后,要及時刪除或拉黑與被害人之間的所有聯系,無論作案是否成功,都要及時向組織匯報。另外,作案時如遇到兩名以上被害人、少數民族、外國人要及時撤離,以防止被害人報案。如果組織成員被公安機關抓獲后,不能透露與組織的關系。

據關某鋒供述,“工作室”每天收入多的時候有1萬多元,少的時候有7000元到8000元,偶爾也有1000元、2000元的時候,平時都是張某杰記賬,每天的作案收入都要和他對賬。

張某杰表示,他從2018年5月開始記賬,關某鋒團伙一晚上能跑30單左右,一天收入有兩三萬元。

1778個手機號被“小姐”拉黑  團伙違法所得達460余萬元

新城區法院審理認為,該組織為攫取非法利益,先后在西安多個核心區域內的各大酒店、賓館大肆實施搶劫、敲詐勒索、詐騙等系列違法、犯罪活動,從被告人手機中共計提取被拉黑的手機號碼高達1778個,非法所得人民幣460余萬元,已在該非法行業中形成重要影響。一方面,被害人的人身財產安全受到侵害,因害怕打擊報復而不敢報案,不僅擾亂了社會治安,還影響了案發地賓館、酒店業的正常經營;另一方面該組織利用網絡聊天工具,以提供有償性服務為誘餌,大肆散布色情內容,敗壞社會風氣,損害城市形象。同時,該組織為擴大規模,通過介紹、轉介紹、自己招募、成員拉攏入伙等方式,致使多名被告人在法律意識淡薄、經濟利益驅動的情形下,參與了該組織的系列違法、犯罪活動,擾亂社會秩序,影響惡劣,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

被告人關某鋒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詐騙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剝奪政治權利三年;被告人關某強犯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四十萬元,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其余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七個月至六個月不等刑期。

如您還有涉黑團伙的法律問題,可撥打免費法律咨詢熱線:4000 110 148或聯系西安市優秀刑事辯護律師:寧全利進行咨詢。

img

  相關閱讀:

  北京一涉黑"套路貸"團伙受審 涉案金額達數億

  北京市檢三分院微信公眾號 圖 北京市 人民檢察院11月27日在12309中國檢察網發布消息稱,市檢三分院經依法審查提起公訴的林國彬等人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套路貸犯罪案件開庭審理。 上述消息稱,2019年11月25日至26日, 北京市 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更多]

  干部工資賬戶被凍結3年上訪舉報法官涉黑

  因卷入一起執行案件,陜西安康市寧陜縣政法委干部黃開云的工資賬戶被凍結三年。 麻煩源起 陜西 秦盛生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秦盛公司)與西安市鄠邑區(原戶縣)農民杭秋梅之間的一宗轉讓合同糾紛。因秦盛公司執行不能,占有該公司30%股份的黃開云被法……[更多]

  孫小果涉黑獲刑25年 新、舊案件分開審理

  11月8日, 云南省 玉溪市中級人民法院繼續公開開庭,對孫小果等13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犯罪一案當庭宣告一審判決,以被告人孫小果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開設賭場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傷害罪、妨害作證罪、行賄罪,數罪并……[更多]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新聞首頁頭條推薦: "仙人跳"涉黑組織設局牟利460萬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推薦律師
新聞排行榜
立法律界評論時訊
視頻推薦
視覺焦點
每日推薦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遗漏